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 >

人生就像凌乱的头发句子

日期: 来源:神马句子网编辑:神马句子网

人生就像一团凌乱的毛线,越理越乱,有时候面对这样操蛋的人生,你真想骂一句“毛线”!

人生就像凌乱的头发句子

一丛稀疏而干枯的头发,像小鸭的绒毛点缀在头顶上。

乱蓬蓬的、拖把布似的长发像是好多个月没有梳理了。

她的头发很浓密,而且好像马的鬃毛一样的粗硬,却带着小孩子一样的蓬乱的柔美,卷曲着环绕着她那小小的耳朵。

他的头发老长,多日未洗,像破毡片一样贴在头上。

头发像粗硬的马鬃似的,乱七八糟地披在脖子上。

他那一头头发蓬松松的,油腻腻的,就像原子弹爆炸冒出来的蘑菇云。

...

求描写头发的句子

NO.1公主娃娃头 延续卷发大热的流行趋势,2006年,酷似公主娃娃的蓬松卷发继续以可爱吸引目光,微微卷曲的淑女波浪和夸张的爆炸头同样不甘落后,纷纷以优雅和性感夺取眼球。

人气解读:整个美发界中,柔美的中长卷发将继续成为散发独特魅力的主流发型,只是更多的个性化元素将被注入,线条、块面、空间感等理念被运用得更加广泛。

NO.2直发乱搭 “混搭”是今年发型的流行词汇,通过不同造型的搭配,混乱中呈现出和谐的动感。

人气解读:采用混搭方式,将头发分为两层,前一层为可爱的直发刘海后一层为较女人的卷发。

混搭之中呈现出女孩与女人的混合元素。

而此款发色则在前半部分用到了今年流行的紫红与后半部分的亚麻色相搭配,强烈的对比效果中又不乏和谐。

NO.3质感直发 线条的反差、用虚实结合的线条突出头发的质感,也是今季流行的发型效果。

人气解读:既有柔和的虚线条,也有富有力度的实线条,虚实线条的反差突出了头发的质感。

耳部采用断剪的方法,制造出更硬的线条,使发型更突出、更酷。

从发色上看,用黑红两色搭配的刘海显得优雅、古典;而后部采用古铜色配合虚线,更体现出夏天的感觉。

NO.4层次短发 今年仍旧流行的短发在此基础上运用了如几何、双层、斜向等修剪方式取代过去单调的发式。

人气解读:此款短发层次丰富,通过不同发色的运用,使其层层之间有对比,发色与发型完美相融。

里层刘海采用了较深的紫红色,而外层用到了深棕色。

这两种颜色相对比,打破了传统,体现出女性个性、自信的一面。

经过重新梳理后,头顶更加蓬松,两层刘海重量对比加大,使发型显得更加张扬、野性。

NO.5对比颜色 2007春夏发型依旧强调颜色的使用,通过采用更大胆的颜色,来延伸发型创意的深度。

人气解读:大胆运用了大红、暗青、冷棕与深紫等几种不同色系的颜色做对比,制造出轻盈、舒畅的头发线条,时尚中不乏清纯。

NO.6复古优雅 欧洲宫廷风格的沿用,浓密的小卷在日常适合打理,高高的束发,让整体发型达到一个饱满的程度。

巧妙地融合了所有明艳妖娆的事物,强调了女人的浪漫柔美,蓬松的卷度、轻盈的层次,除能增加发丝立体感外,更可突显卷发的卷翘轻盈感,女人的魅力就是从卷发开始。

人气解读:时尚界到处都在猛吹复古风,发型也不例外。

高贵的复古造型,适于出席各种宴会场所。

NO.7闪亮发饰 这不是选美小姐的专利,闪亮的发饰一不小心就让你成了PARTY上的主角。

人气解读:小王冠是赫本留下的经典,现今的明星们将它演绎各有风情。

NO.8蓬松卷曲 2007继续流行卷曲、蓬松的头发,但在内部结构上,更强调线条的干净与质感。

人气解读:今年又开始流行或浓烈、或含蓄的红色,采用它们与古铜色、偏灰棕色的冷、暖调对比,更加突出了头发纹理。

经过调整后,同一个发型呈现出更卷曲、蓬松的造型,显出更俏皮、活泼的女人味。

NO.9东方刘海 今年刘海的剪法趋向圆形和齐平式,这种看起来具有东方色彩的刘海长过眉毛,剪法有层次感,看起来很有女性韵味。

如旧上海时候那样剪得齐齐厚厚的刘海,刚好盖住眉毛,眼睛大的显得更有神气,眼睛小的则更显妩媚。

人气解读:刘海处以别针制造不对称效果,也为发型平添了俏皮,带有几分旧上海的味道。

NO.10大体积盘发 盘发是最能体现女性气质的。

不同的盘发方法可以创造出千变万化的发型,从而充分表现女性活泼、青春、时尚、成熟、优雅、性感等多样化的风采,看起来具有十足的女人味,体现女性温婉动人的妩媚;于不经意间垂下的一缕松散的发丝,更衬托出华贵高雅。

人气解读:晚装盘发当然是配合出席正式的晚宴或者重要的盛典,这类盘发端庄雅致。

大“8”字扭曲造型高贵简洁,具有线条美感。

参考资料: http://hi.baidu.com/sogo800/blog/item/567c88de39039b59ccbf1a9c.html

关于孤独的句子。

(一) 我微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每个人,那是一中歇斯底里的微笑,两种极端的交点。

我已忘了怎样去哭。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

看着嬉笑的人群,依旧微笑,我的悲伤没人发觉。

(二) 血不断从手上的伤口中涌出来,我忘了痛,任新鲜的血液一滴滴地坠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发现自己的血不是鲜红色的,它的颜色与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颜色。

打开门,我闻到了冬天的气息,而我的心却无法冬眠,在寒风中,赤裸的心灵被撕裂,痛到麻木,失去了感觉。

(三) 我与寂寞同一国度,这或许是宿命。

黑暗里我点起一支蜡烛,昏黄的火焰轻轻地跳动着,那是寂静的心跳。

蜡烛然尽,黑暗吞噬了我,没有反抗,没有挣扎。

我早已习惯了漆黑一片。

独自走在深夜无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无奈悄悄地蔓延,我与痛苦为伍。

(四) 沸腾的白开水不停地冒着热气,我呆呆地看着它,思绪一点一点地飞离我的身体。

我在想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不断地问着自己,没有回答。

我已经习惯了质疑自己。

没有思想,却有呼吸,清晰地呼吸,我可以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有力地一下一下,我到底还是活着的。

(五) 打开电脑,听见鼠标和键盘在宁静的夜里发出清脆的声音。

QQ上没有人。

突然有人要求通过身份验证,在他的自我介绍一栏,我看见了一句颇有道理的话:"因为无聊所以上网,上了网却更寂寞!" 毫不犹豫地,我握着鼠标按下了"通过验证",然后下线,关闭了电脑。

躺在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不停想着那句话。

原来,我早已习惯了无聊。

(六) 我的生命没有意义,我的生活没有快乐,因为无奈,由于无情。

没有目标,我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活着,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走在路上,不去理会那些指点和冷眼,我依然从容坚定地向前走着,脸上还是挂着莫名的微笑。

生命中的过客,何必念念不忘,那你是否也只是我的过客?想起你,我收起笑容,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看天,不是蓝色的,是寂寞的颜色。

我无法强迫自己不去想你。

(七) 窝在沙发上,用手不停地用力揉着太阳穴,习惯性的偏头痛侵袭着我。

桌上放着一杯冰水和止痛片,我没有去碰她们,闭上眼睛,感受着疼痛带给我的压力。

我已习惯了折磨自己。

冰冷的手上忽然感觉到了温暖,原来是滚烫的泪水,我以为自己早已没有了眼泪。

(八) 天使有翅膀,我没有,所以我不是天使。

魔鬼有魔力,我没有,所以我不是魔鬼。

我有的,是无奈、绝望和孤独的自由。

心底的希望和绝望激烈地斗争着,获胜的却是无奈。

我已学会了接受无奈,向无奈妥协。

…… 天使的缺点是太善良,魔鬼的缺点是太邪恶,我的缺点是太懦弱。

(九) 轻轻地闭上眼睛,使劲、贪婪地呼吸着没有你的空气。

是自由?还是思念?我无法回答自己,原来没有你的空气如此地稀薄。

我也学会了去适应空气的稀冷。

笑过、哭过、吵过、闹过,如今我需要的,只是冷漠。

(十)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子,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

睁开眼睛,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光线,蒙上被子,我准备继续被打断的美梦。

美梦一旦被惊醒便无法在延续。

气恼地从床上坐起身来,双手支着头,我的头发凌乱地垂了下来。

梦醒了。

我对自己苦笑着摇摇头,带着绝望去接受现实,去迎接毫无意义的新的一天。

我已习惯了一成不变的生活。

(十一)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什么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见了你,伸出手,却只触碰到一片空白。

我知道,一百年后你依然会是你,只是少了我的思念。

(十二) 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不在意,慢慢地走在寒冬的街头。

我麻木地移动着,有点模糊,隐隐约约看见你在我的前方,一步一步向前,你却离我越来越远。

我拼命地向你狂奔,知道你在我的眼前消失。

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开始笑,笑自己的傻,笑自己的愚蠢。

(十三) 房间里,书本堆满了整个桌子,我坐在堆积如山的书本面前,叹了口气。

沉默了片刻,我突然站起来,伸手抓过那些令人乏味的破书,用力地朝四周的墙上扔去,然后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

许久,我起身把那些书一本一本拾起来,重新放到桌子上,无可奈何地笑笑,把自己埋进了书堆。

(十四) 趴在桌子上,我把脸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臂弯,眼泪竟这样涌了出来...... (十五) 我卸下了虚伪的微笑,摆出一张疲倦的脸。

对你的眷恋依旧,只是我以学会了隐藏。

我的生活依然一如既往地平静,唯一的波动就是想你时的泪水。

诱惑,我们的距离以光年计算

帅呆了酷必了完整句子

独自一个人站在夜幕底下,抬头望向天空,忽然有种怅然的感觉,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冷漠……就像那夏日里的一缕微风,在炽热的阳光下,谁又会愿意站在原地静静地去感受你的温柔吹拂呢?不管你有多么想留住他,你有多爱他,你没有办法满足他当下想要的,一切都是枉然。

我知道你很努力,甚至拼尽了所有,可是知道又怎样?没有人会去在意你是如何产生,又是如何消失,为了什么,最后去了哪里!你只是他们生命中可有可无的影子曾几何时,我是那么的喜欢风,大自然的风。

我喜欢被风吹的凌乱的头发,一丝一缕,仿佛历经沧桑,又仿佛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感觉。

可是现在我发现,我所羡慕的自由,其实她并不拥有!

关于江河湖海的句子

海,是我今生漂泊的梦,一辈子的痛。

想海的日子,一切变得透明和从容。

贝壳 总是梦见自己在海边检拾贝壳。

有夕阳在海面逗留;有水鸟在身边嬉戏。

波浪温柔地潮汐,一次次追逐我的脚印。

贝壳的吻一圈圈地睡着了,有潮声打湿了眼睛。

在梦的边缘,谁留恋着海的呼吸,一声声低吟。

在远离边海的日子,寄托于女人的手上或颈下,你的色泽是一种象征,你的硬度足以让珍贵的男人下跪。

礁石 你孤单地站在海里。

礁石。

对于海,你无怨无悔,即使鞭影无数;你一往情深,即使刀割处处。

却最终不敢期待海的眷顾。

暗礁,只是海远离的高度,你除了深深地哭,一切都是无助。

你的伤心记忆,千行泪痕,汇成不变的岛屿。

你凝望的视线焦渴地撞击。

海的胸口,层层飞沫,点点怨气。

帆船 古老的传说,八方包围,鱼群被一网打尽。

却注定无法打尽伤悲。

诶乃的橹声次次捣碎海的春梦,让海一次次迷失,一次次回首叹息。

船在浪尖耸立,呼啸的帆早被拉下,舵坚守着方向。

什么样的心被悬在了半空,凌乱的头发环视一切。

在岁月里,帆船没有边岸。

一些沉浮,肆虐地挥舞。

怯弱的灵魂休想抵挡。

海鸥 为海欢呼,不止一次掠过伤痕。

啄开波纹,旋涡于空中飞翔。

来自心灵的呐喊,赋予海坚实的胸膛。

不敢轻易停靠,所有的风浪至今没法端详,曾经的心痛还在绽放。

每一次饥饿的哀鸣,唤醒沉睡的欲望。

凌厉的风张开翅膀。

暴风雨的洗礼,怒海的澎湃,生命话沧桑。

寂寞无休止地蔓延,诗歌徜徉在浩瀚的海。

沙滩 亲近沙滩,独坐黄昏。

夕阳下彩霞漫天。

放弃理由,让心在潮湿的空气中拒绝思念,我不禁失声恸哭。

在海的对岸,隐约有重浊的声音不绝地袭来,消逝了我的来路,沉闷了我的去路。

任遥远而陌生的情愫埋葬在旋涡里,卷入海底。

捧起一滩沙,顶礼膜拜。

一眼虔诚和绝望同在。

沙从指间漏落的姿势,一如深重的往事从岁月中逃离。

掉进自己的脚印里,夜色难免,伤痛难免。

明月 在四面环海的孤岛,我茕茕孑立。

月光银银地洒在我落拓的身上,凄迷的眼里,苍白的唇边。

月色舒缓地滴落,纯洁的声音演绎蓝色的情调。

远离愤怒与喧嚣,惟有海予我宽容,洗涤我所有的疲惫。

有爱躲藏在飘流瓶,是谁故意将意志流放? 让空空的我还不得安宁。

我自始至终没能打开那尘封千年的企盼。

我怕那些粉红的泪在月光下忧郁地死去。

面对深情,只能祈祷久违的真。

其实,我无意将心锁住牵挂,有月老焚烧见证。

在兹念兹。

面对海,抚摸月光,谁的誓言温暖如初,鲜活如新? 关于海 这里的风已经把我整个的吹透 灵魂无处藏身 粉碎于璀璨的浪尖 在霓虹的幻影中 飘入我的口里 带着苦涩的咸味 稍纵即逝 太阳的怜惜 热敷着海的儿子 瘦骨嶙峋的肩膀 母亲温和的手掌 轻抚跋涉千里的孩子 低吟着 哄睡受伤的心 鱼在日出前死亡 午时 暴尸于寂寥的沙滩 海水的泡沫亲吻了她 赤裸的身躯 耳语 夏日那一场劫难 唯一的生还者 在朗月下 走过长长的海滩 海盗在劫掠后 大肆杀戮 沙滩上贝壳的骸骨冲积 深蓝色的血液漂染了整个大海 一只幸免的瓶子 飘远了 带走了最后一位搭渡者 九个字的情书 一声长笛 呜~~~~ 惊醒 浩瀚的蓝色的梦 太阳下 巨大的水体冰凉 此时 万里无云 《你见过大海》 --韩东 你见过大海 你想象过 大海 你想象过大海 然后见到它 就是这样 你见过了大海 并想象过它 可你不是 一个水手 就是这样 你想象过大海 你见过大海 也许你还喜欢大海 顶多是这样 你见过大海 你也想象过大海 你不情愿 让海水给淹死 就是这样 人人都这样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描写奶奶面容的句子

老奶奶躬着腰,手里拄着根拐杖,步履蹒跚的走着。

她满连皱纹,但很容易让人看出来她是个饱经风霜的老人。

她小心翼翼的,另一只手不时的捶着腰,时而又咳嗽几声,让人不免想要搀扶她一把。

我的奶奶年已七旬,一头的短发像罩一了一层白霜,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嘴里的牙也已经快脱光,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像是记载着她70年来的千辛万苦。

奶奶的牙不好,吃东西时,她那两片干瘪的嘴唇老是一瘪一瘪地动着。

我的奶奶今天的穿戴与平时大不相同:头戴绒线帽,身穿一件崭新的黑呢子大衣和一条混纺呢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油亮亮的平底皮鞋。

她手拄拐杖,满脸洋溢着喜气,手里拿着一张的红纸,出了门。

奶奶走路直挺着腰板儿,两只小脚“噔噔噔”地走得飞快,说起话来比走路还快。

刘奶奶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干干净净的,走到她身边总会闻到一股股淡淡的皂香。

她的头发总是梳得那样好,没有一丝乱发。

她不但自己干净,而且家里的一切都被她收拾得一尘不染。

儿子、儿媳妇和孙子的衣服从来都是她洗,他们总是穿得板板正正。

我去她家没见她闲着过。

奶奶挎着一只柳条筐儿,挨个端详着。

时而弯腰用指头敲敲,那清脆的“笃笃”声,激起奶奶脸上的红晕,抹掉奶奶脸上的条条皱纹。

我的奶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

她平时总穿着一件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

奶奶的头发是自然卷曲的,看上去中真美;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又清脆又好听。

她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

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

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她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

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

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

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

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虽然已经身形佝偻,可是菊瓣似的笑容从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虽然已经双目混浊,可是年轻时美好的回忆依然充满了她整个瘦小的身躯。

白发苍苍的邻居张奶奶拄着拐杖,脸上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菊花。

她眯起眼睛翻来覆去地看着玉云姐那张录取通知书,好像手里捧的不是录取通知书,而是一件稀罕的宝物。

对岸渡口,有几个人正从提上走下河滩来,一位胖胖的老太太,提着一根手杖,键步走在前头。

夕阳洒在她的满头银发上,显得神采奕奕。

奶奶的头发是自然卷曲的,看上去中真美;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又清脆又好听。

奶奶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干干净净的,走到她身边总会闻到一股股淡淡的皂香。

她的头发总是梳得那样好,没有一丝乱发。

瞧这位老奶奶,她坐在桌子的最右端,头上蒙着一块白头巾,身上穿着的夹袄已经打满了补丁。

她微低着头,两手熟练地缠着纱布。

我的奶奶今年八十三岁了,她个儿不高,头上全是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牙齿全落光了。

她的背有些驼,小脚只有3寸长,但走起路来还很有精神。

我的奶奶年已七旬,一头的短发像罩一了一层白霜,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

我的奶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

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

她平时总穿着一件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

我奶奶今天头戴绒线帽,身穿一件崭新的黑呢子大衣和一条混纺呢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油亮亮的平底皮鞋。

她手拄拐杖,满脸洋溢着喜气,手里拿着一张的红纸,出了门。

张奶奶拉着玉云姐的手,用昏花的眼睛把她从头望到脚,又从脚望到头。

望着望着,她那眼里的泪水便顺着皱纹的沟道,一串一串地落下来。

小说中描写人物外貌和身材的句子

那纯的如透明的雪一样的白皙肌肤,美的近乎邪性的墨红色长发,清浅剔透如琉璃一样的褐色眼眸,揉在一起却是令人甘心情愿堕落到地狱的迷乱。

那眉眼日后纵然是熟悉到闭上眼睛都是清晰的,也是看不够的,让人只想隔着清风明月,隔着飞花落雨细细的端详。

那个少年,明明拥有如阳光般亮泽的黑发,浑身却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漠然,明明那双浅绿色的眼眸中充满笑意,笑容却很远很远,像是白雾笼罩的山,一点都不真实,精致的紫色衬衫和他的贵族气质融合的完美无缺,举手投足优雅随意,犹如暗色中绽放的一朵诡异奇丽的曼陀罗。

柔和素净如雪莲的一张脸,泛着暖玉一样莹润的光泽。

双眼紧闭,长长密密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惹人怜爱。

挺挺的鼻梁,微翘的鼻头,好看的鼻翼轻轻翕动。

娇嫩的双唇弧线完美,唇色微微泛白,让人怜惜。

穿着一件奇特美丽的白色亚麻长袍,一条缀着流光闪烁宝石的腰带系在细而柔软的腰肢上,银色的鞋子有着细长的带子,从线条柔美的脚踝上一直缠绕到小腿,紫色的披风花纹繁复美丽,和七夏深紫色的眼睛很配。

右手拿着一个材质逼真的法杖,法杖上端的紫色宝石散发着眩目的光芒。

仿佛十六七岁年纪,一身素纱衣裙,长可及地,羽纱层层叠叠,被夕阳照彻,染成一片金黄色,竟不知是何物织成。

少女鬟髻叠翠,绿鬓如云,虽然并无首饰,也显得十分华贵,看脸上更是肤如凝脂,唇如丹朱,一双秋水双眸,微含笑意,涟滟生波,两颊还带着浅浅的酒窝。

一对豆粒大小,滚圆的珍珠耳环,垂于颈侧,在雪白的脖颈上幻映出数点奇异的彩光。

修眉凤目,面容清俊。

头上戴着嵌玉攒珠束发冠,一身绛紫色织绵长袍,掐金边走银线,佩饰华丽。

腰间还挂着一柄黄金吞口的银丝缠蟒绿鲨鱼皮鞘宝剑。

他的打扮十分奢华,但却丝毫没有半点庸俗之感,相反的,他身上自有一股高贵威严的气度,配合着眉宇间似是天生的一股桀骜神色,令人一见便知他是惯于发号施令、一呼百诺之人。

一位身着白色和服的少年在浅金色的阳光下微笑,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扎起,又随意的在他肩上散了几缕。

淡淡散发出一种清冷脆弱,纤尘不染的纯净。

他漆黑的眼眸,令人想起了繁星闪耀的夜幕,他淡粉的嘴唇,令人想到春天第一朵绽放的樱花,他轻轻一笑,仿佛阳光照射进了心底深处,那种温暖的感觉一直漫延着,漫延着。

两位身穿中世纪贵族服装的少年正站在我身后,一个年纪大概只有七八岁,酒红色头发,圆脸,蓝色眼睛,十分可爱,而另一个大约二十来岁,一头及肩金发绚丽的犹如燃烧的黄金,差点灼伤了我的眼睛,淡粉色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丝毫也不泄露出半点情绪,令我吃惊的是,他居然也拥有和司音一样的紫色眼睛,此时,那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眸正泛着妖诡的色泽,冷冷的打量着我。

刚一抬眼,就被眼前一片闪耀的银光刺得眼花缭乱。

犹如瀑布一般倾泄下来的银色长发遮住了那人的脸,看那人身形高挑,还有从黑色敞怀的贵族服装中露出的胸膛,应该是个男人。

他拥有一双冰蓝色的眼眸,冰之蓝色,极浅极淡的蓝色,隐隐散发着一层幽幽的光芒,极致蛊惑,月光淡淡的洒在他的脸上,或深或浅的勾勒出他完美的轮廓。

月光下,他静静的站在那里,黑色的披风随着风而摆动,露出内层的血色,生命的颜色,也是邪恶的颜色,红的慑人魂魄,红的仿佛是融合了生命与死亡的瞬间而幻化的极至美丽。

银色的长发已经被风吹乱,冰蓝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我。

白色的外墙、又高又细的柱子,装饰着棕搁叶的大门过梁,房子门口种满了金盏花,金黄色的花瓣落在地上,仿佛铺成了一张华丽的地毯。

手持莲花的侍女们款款而来,埃及传统的束胸长裙卡拉西斯把她们曲线玲珑的身材衬得更加曼妙。

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浑身似乎散发着太阳般闪耀的光芒,鹰和眼镜蛇交缠而成的环型金饰压着一头乌黑细润光柔的长发,俊美的脸上浓黑秀逸的长眉斜扫入鬓,一双黑曜石般的深色眼眸正霸气而不失好奇地审视着我。

他仅穿一件短小的镶金腰衣,露出一身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身躯如棕榈树般修长而结实。

由绿松石、孔雀石和黄金雕刻成何鲁斯之眼的护身符宛如闪着金色微芒的尼罗河水配在颈项间;手腕与上臂处恰到好处地按合着圣甲虫的臂环,手腕上戴着前半部以野鸭装饰的天青石手镯。

黑色微曲的长发下,是张俊美冷酷的脸,在抬头看到我的一刹那,他狭长的浅绿色眼眸中一抹惊讶的神色一闪即逝,那是一种怎样的绿色,仿佛初春时节柳稍上绽放的新绿,又仿佛碧色湖中溶入了初化的雪水,那样透明的绿意中却泛着冷峻幽暗的光泽,飘荡着一种死亡的气息,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他那长长的黑色睫毛轻轻的忽闪着,在眼睛下面形成了淡淡的阴影,就好像初生的蝴蝶扇动着薄脆的翅膀,薄薄的嘴唇微抿,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浑身似乎被笼罩上了一层柔和的浅金色光芒,那俊美到极致的容颜恍若神祗。

他身穿覆盖著鸟甲的华丽缺腋舞袍,萌黄的袍子上装饰着青海波中的千鸟,下身着绘着波浪纹样的下袭,配着螺钿千鸟的太刀,手持同色的蝙蝠扇,头戴卷缨冠,冠上簪着一枝娇艳的紫藤花,远远看...

形容长者的句子

1、她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

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

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2、老年有这么多缺陷和愚蠢,又这么容易受人耻笑。

一个老人能够得到的最好收获不过是家人的仁慈和爱,统领和敬畏已不再是他的武器。

3、老将出马,一个顶两;听了老人言,不会受颠连。

4、对岸渡口,有几个人正从提上走下河滩来,一位胖胖的老太太,提着一根手杖,键步走在前头。

夕阳洒在她的满头银发上,显得神采奕奕。

5、爷爷长着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

他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别看他已年过古稀,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走起路来”蹬、蹬、蹬“他,连小伙子也追不上呢。

6、她一脸的慈祥,笑起来时眼里藏着满满的爱意,温暖如春风。

7、老当益壮,穷且益坚、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8、爷爷今年七十三岁,平时,他见人总是乐呵呵的,光秃秃的头顶上经常扣着一顶黑色的小毡帽。

爷爷总是背着手走踣,那模样真算个“大官”。

9、外祖父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发老人。

在他那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

外祖父从十几岁起就从事修鞋工作。

10、老年时像青年一样高高兴兴吧!青年,好比百灵鸟,有它的晨歌;老年,好比夜莺,应该有他的夜曲。

11、她看着这一切,那额上饱经风霜的皱纹似乎在这一瞬间舒展开来,一双眼睛早已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苍老的嘴角露出一丝慈祥。

12、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道道岁月刻磨的皱纹,身体硬朗,脸上始终对孩子洋溢着可亲的笑容,怪不得孩子围了一大圈,怪不得孩子这么愿意吃,怪不得天天来叫卖……我满怀惬意吃着麻团往回走……13、老人坐在墙角,突出的颧骨顶着一张沧桑的皮。

在这饱经风霜的脸上渐渐绽开一丛笑,从前额到眼睛,再到嘴角,逐步展开。

打满褶皱的前额下一双失神的眼睛慢慢放出光来,浑浊却温润,透着一股祥和淡定,仿佛在无声地告诉人们,什么是幸福。

14、老头子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老了的鱼鹰。

可是那晒得干黑的脸,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

很少见到这样尖利明亮的眼睛,除非是在白洋淀上。

15、发白如雪,那是岁月沧桑撒下的鲜花,弯躯如弓,那是时间老人积蓄的能量,手如槁木,那是神农赐予不断收获的硕果,睛若黄珠,那是上苍赐予五彩缤纷的颜色。

16、他身穿这一件破旧青灰色衣衫和一件短裤,俨然一副穷酸样;而在他那衰老的面容下带着的笑容,在我看来是那么虚假;而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挖到金矿般的炽热。

17、除夕晚上,儿子、孙子都来到她身边,她满脸皱纹都舒展开了,就像盛开的菊花瓣,每根皱纹里都洋溢着笑意。

18、我的爷爷——是一位画家,他四方的脸,满头是银发,虽然没有白胡挂颔的风度,却有那种鹤发童颜的相貌。

19、这位老汉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

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

他身穿崭新的青布棉袄棉裤,头上还包着一块雪白的毛巾。

老汉蹲在地上,乐滋滋地抽着旱烟。

20、年时像青年一样高高兴兴吧!青年,好比百灵鸟,有它的晨歌;老年,好比夜莺,应该有他的夜曲。

21、白发苍苍的邻居张奶奶拄着拐杖,脸上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菊花。

她眯起眼睛翻来覆去地看着玉云姐那张录取通知书,好像手里捧的不是录取通知书,而是一件稀罕的宝物。

22、他头上裹着白毛巾,身上披着老羊皮袄,腰里别着烟袋,活像童话里的老仙翁。

23、爷爷退休已有两年了,瘦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的鱼网纹。

头顶上灰白的头发,好像戴着一顶小毡帽。

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因为嘴里没有几颗牙了,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

24、老巫婆长着一只鹰勾鼻,一个长下巴,就像两个钩子几乎贴在一起了。

油腻的头发一半白一半黑。

整日紧紧地裹着一件厚重的黑色斗篷,仿佛一个套中人。

25、一位神采奕奕的胖老头听见狗叫,从屋里出来。

他年纪六十上下,一头浅褐色的头发保养得很好,只是胡子已经花白。

这就是勃洛耶尔教授。

26、爷爷辛辛苦苦养大了5个孩子。

打我记事起,难得听他说上几句话,就是高兴时,遇到我这个最小的孙子只是笑笑。

27、我家住胡同口,有一个公用知来水龙头,看水龙头是一位老大爷。

他矮墩墩的身材,胖乎乎的面孔,红茶色发亮的额头下面,两条弯弯的眉毛,一双细长的眼睛,那面相就像一尊弥勒佛。

28、我循声迎上去,及至到了眼前,才看清是一位精瘦的老人。

他身穿一套褪色的衣服,足登一双棕的的运动鞋,正用一把竹扫帚清扫着路面。

29、吉老秤已经五十几岁,可是身体硬实得像一座石碑;从口外刚赶来的儿马蛋子,一噘子踢到他的胸脯上,就像被跳蚤弹了一下。

他的手艺高超,远近驰名,却只能混个半饥不饱。

30、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

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

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31、那些老人们听说我们小朋友来看望他们并为他们表演节目,人人脸上泛起了红...

相关阅读